河南之声 - 听见河南的声音!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贾跃亭旗下FF终上市:市值34亿美元 与许家印孙宏斌爱恨交织

2021-07-22 21:41:45 来 源:网络转载 浏览 451 次 字体:

来源:雷递

雷帝网雷建平7月22日报道

历经磨难之后,乐视控股创始人贾跃亭旗下Faraday Future (FF)今日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实现曲线上市。

这之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已经批准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 ("PSAC")与FF的合并计划。

根据此前协议,FF合并交易完成后公司市值约34亿美元。

本次合并交易将为FF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包括PSAC以信托形式持有的2.3亿美元现金(假设不赎回的条件下),为首款旗舰产品FF 91在交易结束后的12个月内大规模量产和交付提供资金支持。

贾跃亭与FF全球CEO毕福康一起现身纽约,贾跃亭一席黑色休闲装,脸上露出微笑。贾跃亭全程英文交流,他说:“FF的同事们对于上市,都很激动。”

贾跃亭和毕福康一起坐FF电动车去现场,他还笑着说,纽约的堵车一点也不亚于北京和上海。"我们开车一路回头率真高,很多人围观我们的车。”

年亏损1.47亿美元

自成立以来,FF累计投入资金超过20亿美元。

其中,2021年3月26日, FF宣布已筹集到近1亿美元的债权融资,该轮债权融资由Ares领投,Birch Lake等现有贷款方也参与了本轮融资。Birch Lake仍然是主要债权购买方和担保融资机制的抵押代理人。

目前,FF 91预量产车在全美各地进行最后阶段的产品测试,测试内容包括动力总成、续航里程以及各类气候条件下的性能表现等。同时,FF 91的I.A.I系统正进行全面迭代和升级测试。FF91定位预期起售价为10万美元。

当前,FF第二款车型FF 81产品定义工作完成,研发工作在推进。81目标起售价5.9万美元,对比特斯拉Model S和Model X,宝马5系和蔚来ES8。

FF的第三款车型FF71目标为大众市场,预计2022年开始进行设计和开发。FF71目标起售价为4.5万美元,对标特斯拉Model 3,Model Y和宝马3系。

招股书显示,FF目前无营收,在2019年、2020年的总开支为1.1亿美元、6494万美元;其中,研发投入分别为2827.8万美元、2018.6万美元;销售与市场费用分别为529.7万美元、367.2万美元;管理费用分别为7116.7万美元、4107万美元;

FF在2019年、2020年的运营亏损分别为1.1亿美元、6494万美元;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1.47亿美元。

2021年4月,FF宣布,与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合并交易完成后,任命新的九名董事会成员。

董事会成员包括FF全球首席执行官Carsten Breitfeld(毕福康)、现任FF董事会成员Brian Krolicki、Matthias Aydt、Christine Harada、Lee Liu(刘辉)、Sue Swenson、Jordan Vogel、Scott Vogel和Bob Ye(叶青) 。

FF宣布新晋加盟的FF中国区CEO陈雪峰全面领导FF中国业务。

贾跃亭已申请个人破产

说到FF,话题就离不开贾跃亭。

2016年11月,乐视生态危机爆发,2017年7月,贾跃亭远走美国,至今未能回国,以至于贾跃亭下周回国成了一个“梗”。

阻碍贾跃亭回国的重要因素,就是乐视生态垮塌后,带来的沉重债务压力。这也给FF的发展蒙上了厚厚的阴影。

2019年9月,贾跃亭辞去FF CEO职务,出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hief Product & User Officer)。FF任命毕福康博士为全球CEO。

毕福康曾在宝马工作20年,一手打造了i8豪华插电式电动车型,是宝马i8之父。毕福康还曾创办过电动汽车品牌拜腾。

2020年7月,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生效,债权人信托正式设立并开始运营。贾跃亭当时表示, “人生重启,以创业的心态打工,用打工方式创业,把FF做成是我和FF全体合伙人对大家承诺,感恩债权人股东、投资人和乐视网股民对我的支持、信任和理解,让我能够‘踏上’回家的路。”

这之前,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称,已完成第二批债权人守约证明书的全部签订,共涉及56家,总金额为22.81亿美元。

其中涉及8家债权人向法院申请解除或删除贾跃亭为双限或失信被执行人的案件,该批所有涉及执行案件的债权人全部已经向法院提交解除材料。

当然,贾跃亭麻烦依然不少。此前,据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甘薇、贾跃亭名下位于北京两处房产拍卖成交,成交价3374万。

截止目前,五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尚欠申请执行人4.67亿。据此,上海中级法院依申请执行人申请对被执行人采取限制高消费等执行措施。

2021年4月,中国证监会下发贾跃亭、杨丽杰等5名责任主体的市场禁入决定书,对贾跃亭、杨丽杰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乐视网还称,因公司2007年至2016年连续十年财务造假等,北京证监局对公司合计罚款2.4亿元,对贾跃亭罚款2.41亿元。

贾跃亭曾说:“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如今,乐视生态早已瓦解,乐视体育、易到已淡出江湖,乐视网退市,乐视影业、乐视电视也被收归他人门下,只剩下FF还陪伴着贾跃亭。

当然,即便FF此番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在国内债务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的情况下,贾跃亭恐怕回国也无望。

贾跃亭在国内还在还债。自2019年起,乐视控股旗下的世茂工三进行过4次拍卖均以流拍收尾,7月28日,世茂工三将以16.4亿的价格再度走上拍卖台。

2016年,乐视控股是斥资29.72亿元收购世茂集团打造的综合体世茂工三,最新拍卖的价格是2016年收购价格的55%,达到接近“腰斩”的程度。

当年,FF是与蔚来、小鹏、理想同一批的造车新势力,如今,这些企业均已经实现了大幅的量产,且获得了大量资金支持,而FF迄今也没有量产,始终也面临资金饥渴,如何快速量产也是FF需要去解决的问题。

曾与孙宏斌、许家印相继合作

FF此次曲线上市之前,贾跃亭与孙宏斌、许家印的合作并不愉快。

孙宏斌曾因在乐视生态危机中第一个驰援贾跃亭而被互联网行业了解,不过,最终还是灰溜溜地撤走。

那段时间,孙宏斌在互联网行业曝出不少金句,比如,孙宏斌在融创业绩发布会上谈得乐视和贾跃亭时瞬间哽咽,流下了眼泪。

孙宏斌说,贾跃亭把钱拿走是天经地义的事,这是融创同意贾跃亭拿走的。当然,贾跃亭承诺没做到,信用受到损害。

“但是为什么(乐视)到今天到这个局面呢,就因为老贾不坚决,就应该坚决,该卖的卖,该投的投。老贾手上拿了一把好牌打的这么烂,就是因为没吃过亏,吃了亏下次就知道了。什么叫断臂求生,什么叫破釜沉舟,(老贾)就是连个羽毛也不愿失去,这是最大的问题,你看人家老王(注:万达王健林),这就不是这个层次的企业家。”

后续在知道无力挽救乐视生态后,孙宏斌又说,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都亏损,计提为零了,这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我能怎么办呢,我再借他100个亿,我傻啊?”

“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孙宏斌并非一无所获,孙宏斌拿下了乐视旗下的电视和影视业务,如今融创文化的核心资产就来自乐视,这一业务由孙宏斌的儿子孙喆一掌控。

此后,许家印又加入进来。2018年6月,FF宣布总金额为20亿美元首轮融资获批准,恒大健康通过Season Smart Limited持有FF公司45%股权。

2017年11月30日,FF与时颖公司及其它各相关方达成合并与增资协议。依据该协议,时颖公司向FF分期投资20亿美元,并持有后者45%的股权。

该交易于2017年12月1日完成第一次交割,之后时颖公司先后向FF注入共8亿美元用于FF的中美业务运营,双方完成前述交易的全部股权交割。

不到一年时间,贾跃亭和恒大闹翻。FF与恒大闹得最僵持的时候,FF中国拖欠物业费半月无供暖,员工办公室无奈穿大衣。

贾跃亭曾在FF会上表示,保留创始人控制权是FF接受恒大投资的唯一条件。基于对恒大的诚意和信任,FF提前把45%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恒大,而FF只获得了头期8亿美元的资金。

相对于20亿美元交易对价,恒大还应向FF支付剩余12亿美元投资款。正是这剩下的12亿美元成为了这桩资本联姻破碎的导火索,直击FF的控制权。

双方唇枪舌战数月后在2018年12月和平分手。根据当时的协议,恒大持有32%的FF优先股权,并100%持有FF香港。同时,双方所有原协议将终止,恒大无需再向FF注入资金,并同意解除现存的质押。

时隔近3年后,因持有FF公司20%股份,恒大汽车今日港股大涨,最高涨幅近30%,收盘上涨20.3%,以收盘价计算,恒大汽车市值1551亿港元。

贾跃亭也不缺大佬支持。2021年,贾跃亭又迎来与吉利创始人李书福的合作。FF与吉利控股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双方计划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展开合作,并探讨由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可能性。“作为财务投资人,吉利控股还参与Faraday Future SPAC上市少量投资。”

多家与贾跃亭有渊源的电动车企业在上市

当前,贾跃亭昔日在美投资的电动初创车企Lucid Motors(简称Lucid)正在曲线上市。Lucid计划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Churchill Capital IV Corp合并,合并后新公司估值为120亿美元。

Lucid许多工程师都来自竞争对手特斯拉,2014年1月,北汽1亿美元参投Lucid Motors C轮融资,持股25.02%,是Lucid Motors第一大股东。

同年7月,贾跃亭曾以个人名义向Lucid投了2亿美元,成公司第二大股东。2015年北汽将所持股份转给贾跃亭,贾跃亭成为Lucid Motors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一度接近40%。2018年9月,沙特阿拉伯主权基金“公共投资基金”(简称PIF)超10亿美元投资Lucid Motors,并获得多数股。

随着乐视生态危机爆发,贾跃亭远走美国,贾跃亭创办的电动汽车创业公司Faraday Future陷入资金危机,贾跃亭将所持Lucid Motors股份卖出。如果贾跃亭不卖出这些股份,一旦Lucid上市,贾跃亭还真有可能回国。

电动汽车初创企业Canoo在2020年12月也宣布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Hennessy Capital Acquisition Corp. IV(HCAC)完成合并。

Canoo的前身是Evelozcity,创始人为FF两位高管克劳斯(Stefan Krause)和克兰兹(Ulrich Kranz),当初两人与贾跃亭产生分歧,后创办了新的公司。

以下是FF路演PPT(雷帝网精编处理):

———————————————

雷递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牛市来了?如何快速上车,金牌投顾服务免费送>>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编:ncxhw]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河南之声(www.hnradio.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